第一卷:風起玄靈宗 第六十一章:出師(卷終)

類別:武俠修真       作者:西蠶     書名:仙翻蒼穹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山里飄起了小雨,蒙蒙細雨把山上的樹木刷了一層綠漆,綠油油的像把顏料打翻在了上面,從遠處看過去,如同一副山水畫。

    泥濘的山路環繞著山峰,低陷處積成了水洼,可以看見從高空墜落的雨滴準確的跳進這個水洼里,并且濺出一些水花。

    絕覓峰上,韓冷打開了修煉室的門,他先是探頭看了看細密的雨簾,入眼處全是被水打濕的路面,那些石子一個個干凈的發亮,好像在痛快的洗澡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安靜的早上,細雨屏蔽了一切鳥獸的聲音,仿佛此山只有韓冷一人居住似的,他運轉靈氣,走出屋門。

    落下的雨滴在快要觸碰到韓冷的頭發時,便自動的分開了,韓冷走在雨中,身上的衣服卻沒有沾上一滴水。

    他先是找到自己的師傅晁侯,說明自己的來意,他已經達到了出師的要求,晁侯也沒有刁難他。

    “一轉眼你已經修煉到煉氣第八層了,當初你入我門下的時候,我還在心里嫌棄你的資質太低,沒想到你給了我這么大一個驚喜。”晁侯的語氣里充滿了自豪感 ,畢竟他這個徒弟給玄靈分支帶來了兩本下乘高級法術。

    韓冷笑著說:“弟子資質差是真的,能有今日成就,不過是比別人修煉的更加刻苦而已。今天弟子離開師門,唯獨掛念家中雙親,不知我走后,門內是否還會給我父母寄銀兩。”

    韓冷雖以了斷塵緣,但是父母的養育之恩卻不敢忘,他這次離開玄靈宗,就要去到更遠的地方,以后或許再也不會回來了,因此,他才有此一問。

    晁侯說道:“這點你可以放心,你為門派立下了大功,就算你人不在門派里,你父母每月應得的銀兩,一個子都不會少的。誰敢克扣,老夫就把他趕出去。”

    聽到師傅的保證,韓冷才放心。

    之后韓冷就告別了師傅,按照一貫的流程辦完了所有的出師手續,最后把代表著玄靈宗的徽章交還上去,他就成了一個沒有門派的散修。

    山門外,韓冷獨自一人下山。

    出了霧遮山脈后,韓冷就祭出飛葉舟乘坐于上,御風而行,飛過青柳村時,速度稍降。

    韓冷低頭俯視,下方便是舊時之家,昔日茅屋瓦舍,今日全面翻新,起一三層小樓,院中有牛羊雞鵝,個個膘肥體壯。

    柵欄外,有一婦人擔食喂畜 ,其體富態臃腫,頭上烏絲摻雪,兩鬢花白,韓冷凝神視之,不覺眼角濕潤,眼眶通紅。

    此婦人為韓冷之母,六年不見,母親日漸蒼老,腰背也不如之前硬朗,更不知道母親還能否做出糖醋魚,即便做出,也不知是否童年之味。

    二樓陽臺,其父韓晉峰單手扶欄,目視樓下韓母,口中說道:“都一大把年紀了還一次挑這么多重物,跟你說雇幾個用人吧,你還嫌浪費錢。咱兒子有出息,每個月都往家里寄銀兩,你還怕付不起幾個用人的錢嗎。”

    韓晉峰以有韓冷這樣的兒子自豪,上街與人聊天,也必把兒子掛在嘴邊,惹得聽者羨慕不已。

    韓母聞言嘆氣,卸下擔子后抬頭說道:“是啊,冷兒時有出息。可是我們再也見不到他了,他不是凡人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,韓母的頭仰得更高,似乎看向了空中的韓冷,韓冷和母親四目相對,之后就立刻駕馭飛葉舟離開了。

    韓母低頭揉了揉眼,繼續喂家里養的家禽,口中喃喃自語道:“看來我真的老了,老是看花眼,竟然把天上那朵云看成了冷兒。”

    云層里,一葉小舟緩緩劃過,一人躺在其中,雙手交叉枕在頭下,眼角是風干的淚痕,嘴角上揚,露出的是苦澀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出師門,即入江湖。

    江湖人心險惡,危險常伴身側,無人像師兄師姐那樣噓寒問暖,有的只是小人奸詐耍滑。

    三天后,韓冷從飛葉舟上下來,此時他以到達了南麓郡,處于陳國最南方,毗鄰趙國的褚郡。

    天門宗便是位于鏡州境內的一大修仙門派,總部設立在綿延數千里的昆吾山脈,占地面積兩千多畝,皆是削山而成,門內有弟子十萬,稱得上一方巨擘。

    韓冷徒步前行,身穿一件黑色修身長衣,袖口處用白色絲線繡了幾朵云紋,給純黑色的衣服增添了層次感。布料也是店里最好的,穿在身上非常的舒適透氣,現在他手里也算有點小錢,就不用再穿粗布麻衣了,雖然省錢,但是穿著確實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在門派里幾年的銀兩收入也上千了,大部分都裝在乾坤袋里,只有幾十兩是放在背著的行李袋里的。

    他現在的打扮完全是一個在外野游的俠客,背上是用精致劍鞘包裹的龍文劍和行囊。

    第一次離開家鄉所在的西陲郡,來到了最南方的南麓郡,相隔萬里遠,如果不是有飛葉舟的話,不知道要走幾個月才能到達這里。

    來到南麓郡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酒樓吃飯,三天不吃不喝,即便是有靈力維持也覺得腹中空空,渾身都充滿了無力感。

    韓冷走了兩三里路,遠遠的看到了前方有座城池出現,心中一喜的加快腳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城叫做麒陸,是南麓郡一個中等城池,常駐人口有五十萬,因為天門宗就在南麓郡,所以受到修仙門派的熏陶,這一郡的人大都知道有修仙者一說,同樣的,麒陸城里有十分之一的人都是修士,不過都是從一些小門派里出來的,來到麒陸城謀個差事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修仙者在麒陸城里的待遇還是非常高的,城中有錢的員外老爺無不想拉攏幾個修仙者,可能家里有個修仙者坐鎮,會把員外的身價提的更多,哪怕本來資產沒有多少的人,只要說家里請了一位修仙者,那么他的話就變得非常有分量,同時連身份都會提升上去。

    韓冷這幅打扮,怎么看都不像修仙者,倒像是一個武林中人,他走到城門口的時候,前邊還有不少衣衫襤褸的人排隊進城。

    那些人有的本來就是住在麒陸城的,有的則是從其他城池逃難逃荒而來,因為麒陸城的城主是個兼濟天下的大善人,所以不會拒絕這些窮人進城。

    但是,看守城門的衛士可沒有城主那么博大的胸懷,一些從外城過來,手里有點小錢的人,往往會塞給衛士一點碎銀,那么看守城門的就輕松放行了。

    如果碰到了一窮二白來進城的人,衛士也會想盡辦法壓榨出來那么幾文銅錢,因為城里有規定,這些衛士倒也不敢拒絕窮人進城,但是該有的盤問檢查卻是缺少不了的,搞不好就得拉一個人問上一下午。

    排在韓冷前面一位上了年紀老者就是因為沒錢,被那個年紀輕輕的衛士指著鼻子罵了一通,老者還得低三下四的連連道歉,最后那個衛士罵爽了,才讓老者進城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韓冷。

    守城的衛士眼很尖,那個個子偏矮的,一眼就看出了韓冷的與眾不同,別的人要么衣衫襤褸,要么骨瘦如柴兩眼無神,一看就是餓了好多天的逃難者。

    而眼前這個年輕人,腰桿筆直,眼睛炯炯有神,身上的衣服干凈整潔,而且用料考究,一看就像是個有錢人,但是這個衛士想了很久,也不知道麒陸城里到底有沒有這樣一號人物,衛士心念電轉,然后就說:“行李拿出來讓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韓冷就把行李和武器都放在了桌子上,那個衛士沒有打開行李,只是用手在上面按了幾下,當摸到那些碎銀子的時候,衛士的眼神忽然亮了起來,嘴角雖然極力掩飾,但是還能看到明顯的笑意。

    衛士又看看了那把龍紋劍,心里稍微合計一下就說道:“城里有規定,帶有武器的人不能入內,如果你非要進城的話,需要繳納三兩銀子作為保證金。”三兩銀子是他守城一個月的餉錢。

    韓冷笑了笑,好在他現在手里有不少銀兩,給點錢當過路費,也好體驗一下這凡人弄得人情世故。

    正當韓冷準備掏銀兩的時候,城門上面忽然有個破鑼嗓子喊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小六,小趙,快把城門打開,慕容府的人要進城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本來還在盤查的兩個衛士,立刻就著急忙慌的去打開那扇較大的城門,然后兩個人就筆直的站在城門兩邊,那模樣好像在等待大人物似的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遠處傳來一陣整齊的馬蹄聲,一桿寫著慕容二字的黑紅大旗緩緩出現在眾人的視野里,接著就是領頭的兩匹駿馬快速的奔馳著。

    后面跟著長長的隊伍,足足有二十多米,這些人都是慕容府培養的府兵,因為麒陸城足夠大,城里有不少比較強大的家族就建造了府邸,并且可以培養一定數量的府兵,都是朝廷允許的。

    兩匹馬先飛奔進了城門,后面緊跟著的是五十人小隊,人人都身披堅甲,手執長矛,不少人的盔甲下擺都沾了血跡,看來他們是剛經過一場戰斗。

    “城外山賊已除,城內百姓可以放心的外出游玩,買賣。”

    小隊進去后,有一人騎著高頭大馬緩速前行,口中還大聲的宣讀著,原來慕容府這戲出兵是為了掃除城外山里的山賊,并且還大獲全勝。

    小趙看著那個騎馬吆喝的人,心里充滿了酸水,腹誹道:“什么玩意兒,不就會騎個馬嗎,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,什么時候我趙恩德能進入慕容府謀個差事,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吧。”
我推薦加入書簽筆下文學
上一頁仙翻蒼穹下一頁仙翻蒼穹TXT下載閱讀
 ** 作者:西蠶所寫的《仙翻蒼穹》為轉載作品,仙翻蒼穹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。**
 ①如果您發現本小說仙翻蒼穹最新章節,而筆下又沒有更新,請聯系我們更新,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。
 ②書友如發現仙翻蒼穹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向本站舉報,我們將馬上處理。
 ③本小說仙翻蒼穹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筆下文學的立場無關。
 ④如果您對仙翻蒼穹作品內容、版權等方面有質疑,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短信給管理員,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!
重庆时时彩技巧后一位